首页

都市言情

痛感治愈(1v1 sm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痛感治愈(1v1 sm): 101.不速之客

    不知道是否是直觉,江澜一瞬间就察觉到眼前这个面上带着得体的笑,抓住许笙笙手腕的男人是她的现任主人。
    “我们应该没有见过。”
    他的语气不善,眼中带着些敌意,但言怀玉依旧笑着,顺便掰开了他还在攥住许笙笙手腕的手。
    在脱离的一瞬间,许笙笙立刻缩回了自己早就红肿的手腕,背靠在墙上,站在言怀玉身后。
    这是下意识的反应,这是她第一时间做出的行为。
    江澜的目光穿过言怀玉,定在了许笙笙的身上。
    那目光中有着不解,有着疑惑,最后却突然释怀,大概明白了什么。
    他自嘲的笑,突然觉得自己刚刚混乱的情绪有些滑稽,像是为眼前的人上演了一场小丑秀一般。
    “许笙笙,这就是你说的,我和他是一样的吗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许笙笙没有说话,而是捡起了地上的包,思考着如何才可以赶上看房的时间。
    “我想你误会了。”
    言怀玉自然的拿起许笙笙手里的包,在其他人看不到的方向握住了那只小手。
    “我只是没有伤害过笙笙而已,仅此而已。”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    江澜自认为除了最后一次,他玩的有些过火之外,剩下的时间里,他和许笙笙一直都是契合的,了解彼此的,他们是般配的。
    可江澜好像忘记了一件事:那些平日里的温柔都是假象,都是他的面具而已,而真正的他,则是最后一次伤害许笙笙的他。
    怎么会契合呢。
    在僵持了几分钟后,江澜终于还是最后看了许笙笙一眼后离开了。
    他是不打算放弃的,他也会查明白,这个突然跳出来的现任主人,到底是什么来头。
    许笙笙终究没有忍住胃里的绞痛,干呕了起来,她扶住墙的手慢慢随着身体的动作下滑,直到蹲在墙边。
    言怀玉站在她身边,慢慢抚着她的背,希望能为她缓解一些不适。
    再次被阴影挡住,许笙笙却莫名的心安,没有了刚刚的恐惧。
    她想问言怀玉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,也想问他们的对话他听到了多少,但这些话却全部因为胃里的不适而无法说出,直到身体渐渐回温,胃里也再次风平浪静。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她说,又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摆。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……”
    “言老师!”
    远处跑来一个女人,手上拿着和言怀玉同样的教案,穿着一件绿色长裙,波浪一般的卷发胡乱的披在肩上,脸上带着笑。
    许笙笙再次把嘴里的话咽下,伸手抢过了自己的包。
    “李老师。”言怀玉向那人点点头,又摩挲了一下手指。
    李老师气喘吁吁的小跑着走到了言怀玉面前,这才看到那人身后还有个女孩。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”
    “我的学生。”言怀玉扭头看向许笙笙,才发现她抿唇把头低着,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。
    “中暑了。”他补充。
    李老师没有怀疑,还从包里拿出了冰贴放在许笙笙的手上:“把这个贴在额头上,能降温。”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许笙笙把冰贴攥在手里,犹豫再叁还是小声说了句还有事就离开了。
    李老师看着许笙笙慌张离开的背影还有那踉踉跄跄的脚步不由担心:“她自己能行吗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言怀玉很想跟过去,但却被通知临时开会,只好跟着李老师去了会议室。
    在开会时他发了条消息给许笙笙,问她有没有好一些,那边只会了一个‘嗯’。
    有些敷衍,但至少让他可以安心开会了。
    许笙笙没有迟到,她只看了两套房子,就决定租下第二套一室一厅在市中心附近的新房。
    房东也很满意这个租户,只说不让养宠物,知道她是附近的大学生后,又给她优惠了一些。
    “许小姐,那我们现在就把合同签了吧。”中介把合同放在客厅的茶几上。
    许笙笙点点头,在合同完成后得到了这套房子的钥匙,中介和房东也一起离开,只留她一个人在屋里面。
    虽然是个新房,但她还是看到了电视柜上的一层灰尘,大概是许久没有人住的缘故,疏于打扫了。
    在找保洁和自己动手来的思想斗争中,最后还是前者占了上风。
    她一边关上了房门一边预约了明天早上的保洁服务回到了学校。
    此时校门口的人已经都变成了拖着行李箱准备回家的学生,倒没有多少拥挤,让她顺利的进了校门。
    只不过她今天看到了第二个不速之客。
    拖着行李箱向她走来的许舒致。
    *
    大概快完结了(应该?)
    最后一个虐点之后我们笙笙就彻底自由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