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言情

应召男菩萨 (1V1) H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应召男菩萨 (1V1) H: 番外if线高中生9

    “所以,里面到底是什么聊天内容?”万妍横躺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啃了一半的鸭脖子,视线落在对面地毯上逗溜溜玩的女孩身上。
    溜溜是她养了两年多的一只白色哈巴狗。女孩则是她朋友,周末下午来她家里薅狗聊天。
    那女孩穿一条牛仔背带短裤,细白双腿盘着,面色有些难以言喻。
    “快说啊你,戚林漪!”急性子的人“嚯”地一下起身,从沙发来到她边上,开口满嘴的孜然味扑了对方一脸:“这么难以启齿?总不会是……拍照和朋友意淫他吧?”
    戚林漪把她推开了点,脑子里有关昨日下午的种种画面再一次纷至沓来。
    显示屏上的页面不停在跳,对面显然不知道和她聊天的人被抓包,故而自己每句话其实都蹦跶在别人眼下。
    【你到底站多远拍的,这么糊-  -】
    【不过确实有点厉害,高糊五官都这么明显。】
    【多高啊他?手好长的样子,他和谁来的啊?看旁边好像是个女的?】
    【你要不要去问他要个扣号?】
    戚林漪伸手往上划拉了一下屏幕,入眼是成串的感叹号。
    【今天值班遇到一个男孩子好帅55555!!!整个人干干净净!!!说话声音也好好听!!!】
    【眼睛好漂亮!!!那个睫毛!!!!跟扇子一样吖吖吖吖吖吖!!!】
    对方在一片感叹号中回她:【无图无真相】
    【林某人你又发花痴了-  -】
    这头林某人又输送了一堆感叹号:【我一会儿找机会偷偷拍你看!!!!!今天忙疯了5555555,看到他是老天给我的奖励叭!!!!!】
    得益于多年来看小说养成一目十行的能力,戚林漪在短短两秒钟内看完了这些内容。女孩自己也知道难堪,因此只是稍微对着戚林漪亮了一下屏幕便收了回去,实际上停留的时间很短,边上的希让慈甚至来不及探头来看。
    于是气氛一时变得奇妙。
    有人歉疚的样子,有人一脸尴尬,有人双眼迷茫。
    “真的对不起。但我没有别的意思……”女孩这会儿不再狡辩了,只是道歉。
    戚林漪挠挠后颈,后退一步,躲开她的道歉,指指希让慈,又指指女孩,开口的语气不似先前那般咄咄逼人:“呃……你们自己处理。”说罢回身从希让慈怀里抱着摩卡便走了。
    她在先前的位置上才坐了一会儿,希让慈便回来了,走到半路,他又接了个电话,于是站到戚林漪跟前的时候顺手提起了书包和买的那袋零食,温声同她道:“司机快到了,我们走吧。”
    戚林漪点头,随他起身,谁料才走到前台,那个女生又跑了过来,很郑重冲戚林漪鞠了个躬:“对不起小姐姐,我这个人比较花痴,只是觉得您男朋友很好看,所以想和朋友分享,我真的……”
    戚林漪像被烫到了一般,下意识抬眼看向边上的希让慈。
    “我们不会投诉,你回去工作吧。”希让慈面色沉静打断对方的话,而后抿唇看着戚林漪招呼她:“走吧。”
    两人一齐迈步往大门口走,四点多的斜阳刺过来,戚林漪下意识眯了眯眼,突然,眼前一暗,抬眼,原是自己的帽子回到了头上,他甚至伸手替她正了正帽檐。
    “太阳刺眼,还是你戴吧。”
    物归原主。
    戚林漪双睫颤了颤,而后垂头,低低应了声“嗯”。
    向着路边走到过程中,她心内不由埋怨起南方九月的高温。
    如何傍晚的斜阳也能把人脸照得这样发烫……
    “我操,你为什么说着说着脸红啊?”万妍见鬼一般打量戚林漪的脸色。
    这不怪她一惊一乍,因为戚林漪讲述的时候省去了不少细节,比如帽子的易主,比如女孩对他们俩关系的误认。
    被质问的人把溜溜抱起来,脸埋进毛孩子柔软的下巴窝里,长长呜咽了一声。
    “很尴尬啊……”
    “哈?你尴尬什么?不应该是哪个女的尴尬吗?”万妍不解。
    “不是啊。一开始我之所以会那么激动冲出去质问,是因为我下意识觉得——这个人偷拍,肯定是因为摩卡养父脸上的胎记,她是拍了发给别人嘲笑他的。”
    “摩卡养父”是万妍给希让慈起的代称,她老是记不清希让慈这叁个字,于是干脆也给他起了个类似于自己是“溜溜它姐”这种宠物和人的组合名,戚林漪一开始觉得奇怪,后来听多了,便也跟着她这么喊。
    “结果事实并不是这样。”
    “那说明,其实他的这个胎记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是个值得津津乐道的笑料。可是我下意识是那么想的,那我这种想法不就是赤裸裸的偏见吗?”
    “然后我的发难就显得更可笑了。呃啊啊啊啊!!!我好傻逼!”戚林漪整个人陷入崩溃,溜溜被她吓了一跳,翻身要跑。
    “你发癫呢。”万妍用空着的那只手去解救溜溜,她是典型直肠子,和心思九曲十八弯的戚林漪很不一样,因此全然无法理解她的这套逻辑,“你出发点又没错,而且说一千道一万,管她因为什么拍的,偷拍本身就不对啊!”
    “咦对了,那个女的和摩卡养父是怎么说的?”她转折很快,突然又问起了问题。
    “什么?”戚林漪沉浸在崩溃中,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没多久撇撇嘴:“不知道,我没问,他也没说。”
    “妈的,你就不好奇吗?”
    戚林漪当时哪有心思想这个,她只一遍遍复盘自己先前干的种种傻事,越想越懊恼。她没回应,撅着嘴,指甲在地毯上勾勾画画,像在勾勒她混乱的脑子。
    “戚林漪。”万妍突然出声喊她。
    “嗯?”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带我见见摩卡养父呗?”
    “哈?”戚林漪莫名其妙,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让我看看眼睛漂亮、手也好看,声音还好听的学弟长什么样呗。”万妍拿腔拿调照着那个女生对希让慈的形容念。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戚林漪骂她。
    万妍笑,而后伸腿踢了踢她的,眼神里藏着不怀好意:“喂,所以那个女生说的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看,这个男孩,叫小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