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科幻异能

在末日女扮男装(nph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在末日女扮男装(nph): 第15章诱她吃肉棒,把她搞过去玩一玩(内有无中戚插图)

    (终于把无中戚插图给弄好了hiahia~在原图基础上换了袍子颜色加了阴影和微笑之类的。我当初就是随便把无中戚的原插图给传做头像了,哪知道popo貌似改不了头像,哪个宝贝知道popo怎么改用户头像吗?我想把头像换成香喷喷的女主嗷嗷嗷!)

    “野哥以为男人和他睡了,要杀了人家。”卡里哪壶不开提哪壶,笑的很恣意。

    “滚!”祺野黑着脸就要挂掉视频。

    “哎?”卡里拿着通讯器急急退了几步,嬉皮笑脸,“野哥,要不你就试试男人,缓解一下欲望。”

    “干,老子就算出家也对男人没兴趣!”祺野从座椅上弹起,一把夺回通讯器。

    卡里用眼角余光快速睨了眼乔烟,嘴角勾起一抹得逞又玩味的弧度,速度之快别人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“记住你说的话哦,别哪天把手伸到俊俏的小男生身上。”卡里发打了个哈欠,伸了伸懒腰,笑眯眯地摸回了乔烟身边。

    那边代峰也表示要带团队回基地休整了,视频通话结束。

    再看乔烟这边,整个屏幕除了暗色光其他都是黑的,所以当那抹光移来移去的时候,就特别明显,但乔烟还是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知道无中戚在房间里搞什么玩意儿,她的眼睛都挤成斗鸡眼了。

    那光线越动越快,最后停在一点,光线渐渐增强变亮,那里显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点。“这是什么啊?”忘记了旁边还有人,她喃喃道,因为好奇,她的嘴无意识地微张着?

    黑色小点处,光的范围越来越大,显示出的面积也越来越大,  小点旁边是紫红色的,再往旁边还有个孔,等她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的时候,那东西往上耸了耸,有要插入她樱唇的错觉。

    祺野和卡里往这边凑过来,就见乔烟捂嘴大叫一声,整个人都往椅背倒过去,椅子“咚”一声倒在地上,而乔烟则被手脚快的卡里给接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搂住乔烟,将乔烟扶起,手还撑在她后背。

    祺野站到电脑前,电脑里的视频画面已经变正常了,一个男子穿着深红色休闲袍,胸口敞开,露出大片胸肌。

    他的头和上次一样隐在黑暗中,只露出下半边脸,可以看到他挺翘的鼻尖,勾起的薄唇和耳上的黑色耳钉,可能由于光线比上回亮,她还能看到他颈部的纹身,一个大写的“无”。

    他手里举着一杯红酒,对着镜头举杯示意,声音沉得像千年深潭的水,“小少年,我自问长得还行吧?至于吓成这样?”

    乔烟抚着胸口,气得说不出话来,那长了小痣的大龟头,即使被切片当刺身了她都能认出来,那是无中戚的。

    恶心,恶心,她白了一眼祺野的后脑勺,居然还有能和他比肩的猥琐人士。

    又羞又气,乔烟的胸口上下起伏着,“他是不是使坏了?”卡里低头在她耳边问道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卡里抚在她后背的手摩挲了一下,她疑惑地抬头看他,看到他友好的笑,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,卡里刚刚才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乔烟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看到了什么,还被无中戚隔着屏幕猥亵了,他真是变态啊,连男的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就是,他突然出现,挺吓人的。”说完,她又故意加了一句,“他长得太丑了,就因为这样,所以总是不敢露真面貌。”

    祺野双手撑在桌子上,对无中戚嗤之以鼻,“无少统听到了吗?有本事出来和老子打一架,躲在背后搞事真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卡里哈哈大笑,手从乔烟后背转移到她头上,揉了揉,“小香烟说对了,他就是丑八怪。”

    最诡异的就是无中戚了,他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转了一圈,舒爽地喝了一口红酒,“小香烟?有趣,能攻进我的房间。祺野,你从哪儿找来的人才啊?”

    看来来自少年的容貌攻击,在场的叁个人都挺受用的。

    乔烟:“……”无中戚是什么变态物种?

    他一定早就发现自己在攻他的安全防线,然后故意放她进来,诱她深入,让她吃自己的肉棒,呸!

    无中戚这厮肯定反攻过来破解了她的摄像头,不然也不会把肉棒对得那么准,邪恶大坏蛋!

    这些个都是些什么事啊,乔烟有点破防。

    看不见无中戚的眼睛,她咬了咬唇,只是凭着他嘴巴的位置向上找过去,耸耸鼻子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乔烟的眼睛太过清澈干净,这一耸鼻子似娇似嗔,明眸皓齿不仅是长相,还是一种气质,这一眼瞪的,没由来得让无中戚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无中戚自己就是学编程系统的,他处所的安全保障,他不信任任何人。所以,这是他自己设计的,有人入侵系统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新手,手法稚嫩是他对对方的第一印象。虽然对方隐藏了源头ip地址,但他叁下五除二就顺着通道破了过去,当那张精致小巧的脸出现在摄像头前时,他“哦”一声,是昨天那个脏兮兮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一边在和他的系统较量,一边在偷听旁边说话,不出意外,就是祺野他们。

    祺野的禁脔?不像啊,倒像是怨气冲天的打工人。

    不妨逗弄这个少年一下解解闷,于是,他就设计了那么一出,少年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,太有趣了。

    更有趣的是,卡里那个笑面狐狸在干什么,他在护着少年,哦,这个冷心冷肺的卡里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无中戚的女人不少,女人出于对长相权力和欲望的向往。对他趋之若鹜,虽然不好男人这一口,但长成这样水灵的少年,他不介意搞过去玩一玩,爽完还能膈应一下卡里。

    无中戚嘴角噙着一抹笑意,一仰头,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,他喝酒时的喉结上下滚动,一滴鲜红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向下,划成一条淡色的红线,没入他深红色的衣袍,性感极了。

    “操他妈的无中戚,在这儿给老子孔雀开屏,滚!”祺野仿佛闻到了骚味,长腿往后大退叁步。

    乔烟眼睛都看直了,她怀疑无中戚在勾引祺野,但她没有证据?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卡里的笑声有如魔音穿耳。

    祺野掏了掏耳朵,嫌弃地给他一个眼神,“你他妈别笑了!”看过去的时候,乔烟正听到这话,从卡里身边偷偷看过来。

    一道视线带着怯生生的湿意,一道视线缠绕着热烈的饱满,两道视线隔空交汇。

    乔烟刹那间就低下头去,祺野的视线像烈火一样挥散不去,似乎黏在她脸上,烧出一片烫人的晚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