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综合其它

鬼迷心窍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鬼迷心窍: chapter 43 1100珠加更

    顾半夏颤颤巍巍回营销部,刚进门便看到有人站在前面跟大家说话,看样子应该是市场部的经理了。
    她赶紧稳住往里走:“经理,不好意思,刚去弄合同了。”瞎几把扯吧,反正也没人去查。
    市场部经理五十来岁的样子,人胖胖的,长得像如来佛祖,笑意盈盈,看起来憨态可掬。
    对方笑着点头,“没事,坐下吧。”
    顾半夏挪回座位,双腿有种解放感。
    疯狂做爱后,有后遗症的总是她,容政虽然全程出力,但他做完神清气爽,似乎立刻就能去参加马拉松长跑。
    口干舌燥地舔了一圈唇,但桌上没有她的东西。
    市场部经理并不啰嗦,精简了开会内容,因为要负责两个部门,所以指派了平时表现良好的老员工做为临时组长协助工作,留下电话便离开了。
    顾半夏缓了会儿,恢复精神,刚打开电脑,容政的短信来了。
    【下班带你去个地方。】
    顾半夏:【我朋友住院了,我下了班要过去照顾她一下。】
    发完她又补发一条:【去哪里呀?】
    容政:【那就后天去,把时间空出来。】
    他并不说去哪里,但顾半夏倒是好奇了,追问:【去哪里?】
    容政不回复了。
    狗日的,拔屌无情,刚才做爱那股骚劲儿恨不得把她点燃,做完就开始搞冷酷,装深沉。
    呸!
    骂归骂,到了下班,顾半夏还是亲热的告诉他:【老公,我去医院看朋友了。】
    老公回的很快:【让司机送你过去。】
    老公真好,顾半夏又高兴了,还给老公发了个么么哒。
    她离开大厦,没叫小黑,自己打车走了。
    顾半夏没去医院,而是去了跟许天承约好的餐厅。
    原以为自己早到后可以先组织下语言,但没想到一进餐厅就看到了已经等候的许天承,她略感惊讶。
    许天承仍旧热情,送上一只锦盒,笑说:“送给你,不过你能回家之后再看吗?”
    顾半夏愣住,沉思数秒,将锦盒推了回去,“许公子,我有些话想跟你说。”
    大概是见她有些严肃,许天承也收敛了笑,“没关系,你慢慢讲。”
    其实这开场跟顾半夏想的不一样,她原本是想跟许天承吃顿饭,在快结束时自然而然地提起。但事情好好往往都不由人的盘算,顾半夏朝他笑了笑,解释了事情的原委。
    等说完,顾半夏心里明显一轻,突然觉得其实人生很美好。
    要是沉香还在就好了,沉香总说她有厌世倾向,可她现在多开朗啊,但那么明朗阳光的沉香却跳楼死了。
    顾半夏缓了心情,见许天承点头,“其实我那天就看出你对我没好感了,不过顾小姐,我还是很高兴,你真的跟外传的完全不一样,谢谢你跟我坦白一切,他们说你多不堪,但我却觉得你善良。”
    原以为聊开了可能气氛就会冷下来,但没想到许天承没有任何不悦,他教养真的很好,看来不是所有公子哥都是顾忠兰那副鸟样。
    顾半夏忍不住想,如果这一路长大,她的人生中能多一些像许天承这样好的人,她会不会也跟沉香一样,长成一个知书达理,谈吐优雅的千金大小姐呢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顾半夏到医院后,琢磨着要不要先打个电话问问周枚钱多多在不在,但一想,在又如何呢。
    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好像永远都挥发不完,顾半夏捂着口鼻穿过走廊,在病房门前欲敲门,却透过门的小窗子瞧见里面有生人在。
    男人背对着门,跟病床上的周枚在说什么,周枚约摸着挺高兴,虽然脸上挂着泪,但模样好像在撒娇。
    好吧,男主角来了,女主角也高兴了,虽然其中的纠结顾半夏多半不清楚,清楚的也不予置评,但周枚高兴,她也就没话了。
    不欲打扰,正要走,坐在病床边的男人突然转过脸拿水,顾半夏顿时将他的脸看得一清二楚,腿肚子惊得一抽一抽,连忙扶着墙走了。
    她和周枚还有钱多多相识两年,早些年她有些少不更事,跟小混混们来往密切,与两人认识是在与小混混们断离的时候,她只知道周枚被包养,是情妇,周枚也断断续续跟她和钱多多分享过自己与男人的爱恨情仇,但都是隐去姓名和身份,只道感情。
    而她也深深浅浅告诉过周枚她们关于她的身世,秉承着都不是光彩事,每个人又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,所以大家都没追问过对方太过于具体的信息。
    可没想到,在周枚的爱恨情仇里,她的男主角竟然是顾小枫和顾忠兰的父亲。
    顾半夏久久不能平静,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悄悄折回来,仔细多看两眼。
    这下确定得不能再确定。
    真是怎么都想不到,周枚和钱多多,居然跟顾忠兰父子都扯上了关系,那她们的相识,难道是冥冥之中注定的?
    顾半夏心事重重,自己打车回了容政别墅,上楼时容政正在洗澡,听到水声响,顾半夏心情莫名好了些,死不要脸地推开门,“哎呀容先生,原来你在洗澡呀。”
    容政套上浴袍,“嗯,洗完了。”
    顾半夏只来得及看到一片黑色的毛发。
    她觉得容政这人有时候很没趣,又不是没见过他的几把,挡这么快干嘛,难不成到晚上几把就长得不一样了吗?
    容政走出去,顾半夏没有,估计洗澡去了。
    他摸了根烟放嘴里,趁水声还没响,问她:“你朋友怎么样了?”
    里头答:“还行。”紧接着响起了水声。
    容政抽了几口烟,去看顾半夏的包,原本他是打算去翻许天承的名片,可没想到包包一打开,最上面是一个精美的盒子。
    盒子里除了一条项链,还有张手写的卡片。
    【顾小姐,你比钻石还要美,愿我有这个荣幸,珍惜钻石一样的珍惜你。】